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為什么取消奧賽高考加分,奧賽含金量反而更高了?

[日期:2018-07-31] 來源:  作者: [字體: ]

取消奧賽加分,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在近幾年的教育招生文件里,每年都有提及。

 

奧賽加分取消了,高校自主招生崛起了,一扇門關上的同時,一扇更大的窗反而打開了。

 

業內人士分析,僅從升學這一“功利性”角度而言,奧賽的含金量是增加的。

 

取消普適性加分,讓渡到個體高校降分,這相當于教育主管部門行政權力的下放,給予高校更多的自主權。

 

 

取消奧賽加分,“炒冷飯”而已

 

 

打開手機一看,原來,當天教育部印發的《關于做好2018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里,有這么一段描述:

 

明確全面取消體育特長生、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科技類競賽、省級優秀學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跡等全國性高考加分項目。

 

把筆者整蒙的,并不是這個事情多么重磅,而是因為:這不是在“炒冷飯”么?有啥好大驚小怪的?

 

(備注一下:此處的學科奧賽,指由教育部批準、中科協主管的數、理、化、生、信息五大學科奧賽,而非各種商業機構舉辦的杯賽。下同。)

 

雖然是舊事重提,筆者覺得還是有必要介紹一下政策背景。

 

2014年9月,國務院下發《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奠定了新高考改革的核心基調: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2014年12月,教育部等五部委《關于進一步減少和規范高考加分項目和分值的意見》出臺,該政策作為國務院《意見》的補充文件,明確規定,從2015年起,取消體育特長生、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科技類競賽、省級優秀學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跡等全國性高考加分項目,僅保留英烈子女、邊遠地區少數民族考生等幾項加分項。

 

此后每年的三四月份,教育部都會下發一份《關于做好××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之類的文件,同樣會在文件里有關于取消體育特長生、奧賽加分的表述,2018年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以前關注度比較低而已。

 

 

奧賽的含金量,反而越來越高

 

誠如標題所言,取消奧賽加分了,剝奪了它的功利屬性后,奧賽不是應該被貶值么?怎么越含金量越來越高?

 

筆者并不想從培養人才、訓練思維等角度談奧賽“含金量”,仍然從高考的功利性角度。

 

轉折點還是在2014年9月國務院的那個文件。在此之前,能夠獲得高考加分的途徑多達十余種,奧賽獲獎便是其中一種。當時,奧賽在各省的加分政策略有差異,但都是要求省一及以上,加分幅度多為10分或20分;另外,獲得奧賽省一獎項,還可獲得保送生考試資格,如清華、北大、中科大等,均是接收奧賽省一保送生的“大戶”。

 

奧賽生加分(保送)政策取消后,對于地方中學而言,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有的中學覺得搞競賽不能直接助推升學,便放棄了;有的中學繼續堅持,甚至加大了奧賽培養力度。兩三年之后,分水嶺出現了:堅持奧賽的中學,考取清華北大的名額越來越多,放棄奧賽的中學,考取清北的名額越來越少,甚至一些原本很牛的中學,日漸走向沒落。

 

原因何在?

 

 

因為清華北大等名校,在錄取過程中,把越來越多的名額投向了自主招生。以清華北大為例,僅憑裸分錄取的,僅有20%;而在它們目前的自主招生評價體系里,競賽獲獎——幾乎成了唯一,不可替代的指標。

 

隨機看看幾所高校2018年自主招生的報考條件:

 

在高中階段參加全國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學、信息學)全國決賽獲得優異成績者。——北京大學

 

在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信息學等學科具有學科特長,且在學科奧林匹克競賽中表現突出的學生。——清華大學

鼓勵在數學、物理、生物、化學、計算機五大學科競賽中獲得省級競賽一等獎及以上的考生報考。——中國科學院大學

 

高中階段參加中國數學奧林匹克、全國中學生物理競賽(決賽)、全國高中學生化學奧林匹克(決賽)、全國中學生生物學競賽(決賽)、全國青少年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獲得三等獎及以上獎勵的學生,可免于參加自主招生考核筆試環節,直接獲得面試資格。——武漢大學

 

全國中學生學科(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學、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以下簡稱“學科競賽”)獲得省級賽區二等獎及以上。——重慶大學

 

全國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化學、生物、數學、物理、信息學)獲獎證書。——北京林業大學

 

可以看出,這些高校涵蓋了一類、二類,但都代表了國內教育的最頂尖水平。

 

而奧賽含金量的增加,并不是筆者憑空編出來的,而是高校用實際行動證明的,最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明確認可奧賽獎項的高校越來越多,已達近百所(含綜合評價錄?。?;

 

二、以前,只有省級一等獎才具有真正意義上的含金量,而現在,省二、省三同樣被廣泛認可,包括十余所985高校、絕大多數211高校;

 

三、以前,省一才能加10分或20分,而現在自主招生普遍降10—60分,最高能降到一本線錄取。

 

不談別的,僅從高考升學的角度講,奧賽是不是價值更高?所以,便不難理解:當很多不懂政策的學校都在對奧賽遲疑觀望的時候,一些頂尖名校,卻在奧賽培養領域“悶頭發財”。

 

行政管理權下放,讓渡高校自主權

 

從高校招生角度講,一方面,教育部明確提出取消奧賽加分;另一方面,高校自主招生時又明確鼓勵競賽生,甚至掀起競賽生爭奪戰,看起來是否有些矛盾?

 

事實上,并不矛盾!

 

高考層面的加分,是一種政策性體現,也就是說,只要你獲得教育部認可的加分,便具有的普遍適用性,所有的高校,都必須、強制認可;而自主招生降分,只針對某特定高校而言,也就是說,該降分只局限于本校的特定專業,其他高校并不會認可。

 

回到2014年《國務院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里面的三大核心點,“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圍繞著三大關鍵詞延伸的“兩依據一參考”(依據統一高考成績、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參考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信息)、高校自主選拔試點等,便是新高考改革中的具體要素。

 

取消普適性加分,讓渡到個體高校降分,這相當于教育主管部門行政權力的下放,給予高校更多的自主權。這也是國務院新高考改革核心點“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一種體現,高校自主權的增加,必然伴隨著主管部門行政權的降低。

 

從分數角度講,誠如知名教育學者儲朝暉所言:相較于2014年前舊高考,總體來說,分數對于升學的效價降低了,就是說考試分數在升學方面作用是降低的,原來完全是憑分數說了算,但新高考不僅僅是看分數,還要看其他方面的評價因素。對于名校而言,增加的“其他評價因素”,至少是在短期內,幾乎完全被奧賽給替代了。

 

最嚴禁令下,奧賽培訓會走向消亡嗎

 

因為長期從事創新人才培養研究,筆者接觸過大量優秀中學生。從自主招生和高校人才選拔實踐的角度看,推崇競賽獲獎學生幾乎成了高校和中學難得達成共識的少數幾個領域之一。截至目前,幾乎所有參與試點的自主招生高校,都將“競賽獲獎”作為自主招生考試資格初審、獲得自主招生降分錄取乃至在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的幾近必要條件。

 

近日,教育部等四部委下發《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用了大量篇幅來規范、整治各類競賽培訓,其力度之大,堪稱近年之最。最嚴競賽禁令,意在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外負擔,確保中小學生“健康成長全面發展”。

 

毋庸置疑,該《通知》的出臺,確實反映了特定時代背景下的社會公眾的普遍訴求。畢竟,隨著競賽的功利化趨勢日益明顯,大量的家長“被選擇”了送孩子參加各類繁重的競賽培訓和競賽選拔考試,很多孩子不僅根本對這些打著競賽旗號的“興趣班”沒興趣,甚至對某些學科僅有的一點興趣都被繁重的競賽培訓和考試給扼殺掉了。

 

就政策而言,它無疑是順應民意的。

 

而另一方面,高校的自主招生摒棄競賽這個衡量學生的尺子了嗎?如不出意外,今年這些名校的自主招生簡章中,仍會出現各類“競賽成績優異學生”的招生取向。

 

這看起來有些矛盾,那么我們應如何理解呢?

 

01

四部委文件背后輿論對“競賽禁令”有認知誤區

 

在近日教育部等四部委的《通知》里,有以下關于競賽的描述:

 

“批準面向基礎教育領域的各類競賽、掛牌、命名及表彰等活動,應有法律法規或省部級以上文件為依據,堅持從嚴控制、嚴格審批,原則上不得舉辦面向義務教育階段的競賽活動。”

 

“現有面向基礎教育領域開展的競賽、掛牌、命名及表彰等活動一律按管理權限進行重新核準,并在批準部門官網上公布活動組織時間、內容、范圍、組織方式、監督方式等。”

 

“面向基礎教育領域開展的競賽、掛牌、命名及表彰等活動的獲獎結果只能視為榮譽,不得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依據。”

 

“嚴禁組織與義務教育招生入學掛鉤的‘奧數’、等級評定、選拔性考試及學科類競賽活動。”

 

表述中有幾個關鍵詞:批準(核準)、義務教育、招生入學、選拔考試。

 

把這些關鍵詞連起來,便是此次四部委競賽禁令的核心:禁止在義務教育階段,通過各類非官方的競賽,來破壞中小學入學規則。

 

教育部為何如此嚴令禁止這些競賽?因為它違背了義務教育升學禁止選拔的法律政策,通過“證書”“獎項”與升學掛鉤,是一種變相選拔,破壞了公平公正的秩序;而各種“競賽”“杯賽”背后,實則是各種商業機構與地方利益的糾葛。這樣的比賽,當然該禁!

 

其實,教育部禁止的是各種商業機構組織的“山寨”競賽。在每年自主招生報考時,時常會有學生拿出各種冠名“全國”“中學生”“××學科”字樣的山寨比賽證書。在此也提醒各位考生及家長:各類競賽魚龍混雜,參加競賽務必認準主辦單位、官方背景!

 

02

最嚴“競賽禁令”能降高中“奧賽熱”嗎

 

事實上,不僅國人熱衷于各類奧賽,國外的很多地方,同樣存在“奧賽熱”。以美國為例,美國數學聯賽(AMC)每年有20多萬名中學生報考,從中選出約1萬名學生參加美國數學邀請賽(AIME),其中的500人會進入美國初級奧數競賽(USAJMO);500人里篩選出60人進入國家集訓營,最終選出6人代表國家隊參加國際奧賽。

 

其選拔流程,與中國何其相似。選拔進入美國國家隊的難度,并不遜于中國!

 

國際奧賽中尤以數學、物理為代表的基礎學科奧賽生,為各行各業的創新型人才、學術型人才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后備軍。以數學學術領域的最高獎項菲爾茲獎為例,有統計顯示,1990年到2005年間,該獎共頒給了26位數學家,其中13位是曾經的國際數學奧賽金牌得主。

 

而國人熱衷學奧賽,其目的性并不是做學術這么純粹(中國歷年國際奧賽金牌得主,鮮有學術大成者,便是例證),而是與考大學密切相關。在2015年之前,五大學科奧賽如果能獲得省級一等獎,便有機會保送至清華、北大、中科大等名校,其他級別的獎項,也能夠在高考中獲得相應的加分;2015年起,教育部《關于進一步減少和規范高考加分項目和分值的意見》發布,取消了對奧賽獎項加分的規定,取而代之的是,奧賽獎項在高校自主招生中能直接獲得降分資格。

 

現有的經驗數據顯示,獲得五大學科奧賽國家金牌,便可直接被清華北大降到一本線上錄??;獲得國家二、三等獎,很大概率可獲清華北大60分降分錄取優惠;清華、北大、中科大、浙大、上交大等名校,自主招生進入初審的學生里,超過95%為省級一等獎及以上獎項得主;甚至獲得省級二、三等獎,也可申請大多數985或211高校的自主招生。

 

因此,幾乎可以斷定,只要奧賽仍與“考大學”掛鉤,盡管基礎端教育在嚴厲“禁賽”,高中教育階段,學科奧賽并不會因此降溫。因為,問題的根源并沒有解決,雖然義務教育階段禁止選拔,但名牌大學的錄取人數是不變的,還是需要選拔呀!在筆者看來,隨著名校自主招生的興起,一些高中為了提高名校升學率,奧賽熱情高漲,如人大附中、衡水中學、杭州二中等各省份排名靠前的高中,都有著完備的奧賽教練培訓體系。那么,二三類高中豈能落后?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在有些地方,奧賽不僅是“舉校體制”,甚至是“舉省體制”。

 

03

依靠競賽評價人才是誠信缺失的無奈

 

那么,競賽是如何演化為高校自主選拔人才評價體系中,無可撼動的“剛需”?

 

閱遍這些年高校自主招生簡章,我們會發現,幾乎所有高校,都會把“競賽獲獎”尤以“五大學科競賽獲獎”列為重要報考依據,在清華、北大、中科大等頂尖高校,為何要把95%的初審名額給予競賽生?或者說,名校為何偏愛競賽生?

 

以北京大學2017年自主招生簡章為例,對于報考條件(非醫學)明確提出以下三種類別:

 

 1.有發明創造或參加科技類、人文社科類競賽全國決賽或國際比賽獲得優異成績者;

 

2.在我校自主招生專業范圍內有相關學科特長、創新潛質,并在國內外相關專業學習實踐活動中取得優異成績者;

 

3.在高中階段參加全國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學、信息學)全國決賽獲得優異成績者。

 

縱觀這三種條件,北大簡章里,第一條表述比較模糊,第二條表述更加模糊,唯有第三條,表述非常具體,對比賽時效(高中階段)、名稱(學科奧賽)、獎項(決賽獲獎)都作了明確要求。其他高校的自主選拔招生簡章,與北大要求的報考條件大致相同。

 

既然第一條、第二條的表述比較模糊,那么,我有一項發明專利,可不可以證明我優秀?有個老師給我寫了一封推薦信,算不算優秀?我發表了一篇論文,算不算優秀?我參加了某項科研實踐并取得重大成果,算不算優秀?

 

究其原因,這些條件太容易造假了!問一下那些孩子,有多少是自己真正實踐做出來的?又有多少是家長花錢包裝出來的?在整個社會誠信體系沒有建立起來之前,在第三方評價體系沒有健全之前,高校才不愿冒著風險,去認可這些來路不明的“優秀”。

 

高校自主選拔招生,意在挑選學科特長突出、具備創新潛質、綜合素質優異的人才,因此,對人才的評價體系,理應是多元化、多維度的。高校鐘愛權威性高、難度系數大的(五大學科)競賽生,這讓“多元化選才”的價值大打折扣,又何嘗不是一種無奈?

 

因此要想真正在基礎教育領域發展素質教育,破解多元化選才的窘境才是要務。

 

 

不靠“加分”靠“特招”,是專業人才培養的需要

 

高考獎勵性質加分項目,不是簡單的取消,而是改革。取消高考獎勵加分后,并非不關注學生的個性、特長、綜合素質發展,而是把這些獎勵項目納入到高校自主招生和綜合素質評價錄取的改革之中。而進一步引導學生重視個性和特長培養,要在新高考改革中加大自主招生和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改革力度。

 

取消高考獎勵性質加分,是基于兩方面考量:一是治理高考加分造假,推進高考公平,過去多年來,高考加分一直遭遇造假質疑,成為輿論焦點。教育部等部門多次對高考加分進行瘦身,但瘦身后,還是難以杜絕造假。徹底取消高考獎勵性質加分也順應輿論呼聲。二是治理“加分教育”,所謂“加分教育”,指的是一些學生為了獲得加分,去上特長培訓班打造特長,這讓特長加分變得十分功利,也增加學生負擔。

 

國家層面取消奧賽獲獎加分,是治理全民奧賽,是防止家長只為政策性加分不顧孩子興趣培養。

 

大學自主招生關注奧賽獲獎學生,是由大學來評價學生的特長與大學的招生要求是否吻合。

 

比如,一名學生獲全國生物競賽二等獎,按原來的加分政策,將加20分參加高考錄取,報經濟學、管理學專業都認可。

 

而高校自主招生則由學校測評特長,這名學生申請經濟學、管理學專業,大學就可能不認可這一競賽成績,因為與專業培養人才要求關系不大。只有報考與生物相關的專業才認可,且還要進行面試。

 

根據自主招生要求,學生對待奧賽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功利,需要根據自己的興趣,發展特長,以特長選擇大學和專業。這也是國外發達國家世界一流大學招生的通常做法,在美國,奧賽獲獎學生,也受大學歡迎,但選奧數的學生,只有5%左右,是有興趣和特長的學生才參加。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管理員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